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黨史資訊
熊克武:推動起義的川康渝民眾自衛委員會主任委員     孫俊杰    2019年09月26日15:37

熊克武(1885-1970),字錦帆,四川井研人,1949年加入民革。1949年后,曾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等職。民革第三、四屆中央副主席,民革川康臨時工作委員會委員兼召集人。第一至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

1949年12月30日,入冬的成都大街小巷到處是一派喜氣洋洋的熱烈景象,成都各界人民自發地排列在道路兩邊,歡迎賀龍司令員率領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的到來,歡慶這個西南重鎮終于在1949年迎來了期盼已久的解放。在北門外駟馬橋,賀龍見到了國民黨元老熊克武與劉文輝、鄧錫侯、潘文華等國民黨將領和成都各界人士代表。劉文輝、鄧錫侯、潘文華不久前在彭縣宣布起義,熊克武則是在30日當天發表書面聲明,表示擁護中國共產黨和中央人民政府。

抗日戰爭勝利后,熊克武目睹國民黨當局悍然撕毀“雙十協定”,發動全面內戰,而中國共產黨事事處處以民族利益為重,這使他看清了中華民族的光明和希望所在,他積極策動反蔣起義,期盼四川早日解放。

早在1948年初,人民解放軍在粉碎了蔣介石對解放區的猖獗進攻、進入反攻階段后,蔣介石為了把四川牢固控制在自己手里,作為其反共復興的基地,于3月間下令把他認為靠不住的四川省主席鄧錫侯召到南京,宣布撤去鄧的省主席職位,另調江西省主席王陵基接替。鄧錫侯返川后即到布后街拜訪熊克武,講述了蔣介石逼其辭職的經過,咨詢熊的意見。熊克武對鄧說:“蔣介石詭譎陰險、十分狠毒,我早就把他看穿了。”他力勸鄧另謀出路,靠攏共產黨,做好起義準備。

古人云:“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后治。”四川在整個西南格局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牽一發而動全身——辛亥革命始于四川的保路運動,之后歷經二次革命、護國運動、護法之役,四川早已是一個“獨立王國”,軍閥多如牛毛。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就有金木水火土五大軍閥長期割據一方,連年混戰,排外傾向嚴重;加之蔣介石入川后苦心經營多年,蔣系勢力根深蒂固、力量龐大,這使得四川的局勢更為復雜。而且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故解放四川的任務極為艱巨。作為征戰四川多年的當事人,熊克武深知四川地位的重要、局勢的復雜和解放的艱難。

同時,熊克武對四川的解放也深有信心,一方面是因為毛澤東、共產黨深入人心,國民黨大勢已去,人心思變,人民解放軍能征善戰,勢如破竹;另一方面,他也暗中佩服毛澤東的知人善任、用兵如神,毛澤東派了劉伯承和賀龍兩員身經百戰的蜀中大將來收復四川,可謂順天應人,四川的解放指日可待。因此,熊克武信心滿滿,時刻關注著人民解放軍的勝利進程,并積極聯絡川康地方實力派潘文華、劉文輝、鄧錫侯等國民黨將領,準備脫離國民黨陣營,投入到人民的懷抱,為起義做著充足的準備。

在熊克武等人的努力下,1949年7月1日,經張群批準,“川、康、渝民眾自衛委員會”正式成立,熊克武被推選為主任委員。該委員會以保鄉自衛名義,反對王陵基的“戡亂”、“擴軍”政策;以“人不離槍,槍不離鄉”的口號,反對王陵基集中地方武裝、替蔣介石充當反共反人民炮灰的行徑;提出“自治方案”,以反對國民黨政府濫發紙幣,增加人民的負擔;提出“軍事自衛”方案,以反對蔣介石的“軍事戡亂”。7月18日,行政院電川省轉熊克武,斥責川、康、渝民眾自衛委員會“未經政府批準,即行成立,殊屬非是”。8月15日,又電令熊克武將“川、康、渝民眾自衛委員會”改名為“川、康、渝反共保民委員會”,熊克武等人拒不接受。自衛委員會被迫轉入地下活動。

10月1日,毛澤東主席在北京天安門城樓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張群為了固守,于10月19日邀請熊克武和鄧錫侯、王纘緒、劉文輝、向傳義來渝商討川省自衛組織問題,李宗仁親臨會場聽取意見。會見時,熊克武等人提出撤換省主席的要求遭到拒絕,堅定了他們“倒拐”的意愿。熊克武協同劉文輝、鄧錫侯等人從重慶返回成都后,便加緊準備,迎接解放。11月27日,人民解放軍解放綦江,與南川人民解放軍勝利會師,迅速向重慶挺進。

3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西南重鎮重慶。蔣介石于這天由渝飛逃至成都。到成都后,即約見熊克武和劉文輝、鄧錫侯、向傳義、王陵基等人。蔣在講話中,竭力掩飾潰敗真相,要求“川、康的朋友與胡宗南合作”,并誘迫熊克武等人立即攜家屬飛往臺灣。熊克武在布后街的住宅被特務嚴密監視,但被熊克武機智地躲開。

12月10日,蔣介石由成都倉皇飛逃臺灣。24日,熊克武從鄉間返回成都。為了迎接解放,熊克武立即聯絡國民黨成都市長冷寅東等人出面組織力量,暫時維持成都市區治安,約集各界成立了四川省會臨時治安委員會。25日,由熊克武領銜在成都市內貼出布告,表示擁護中國共產黨和中央人民政府。12月30日,成都解放。在熊克武等人的積極配合下,國民黨四川將領紛紛起義或投誠,四川在1949年底回到了人民的懷抱。

1950年1月6日,賀龍司令受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周恩來總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一再囑托和派遣,親自來到成都布后街2號拜訪、看望自己的老長官和老前輩熊克武先生。

在四川解放的同時,1949年11月12日至16日,中國國民黨民主派代表會議在北京召開,熊克武雖然未來得及出席,但仍當選為由李濟深、何香凝等72人組成的以“團結和聯系國民黨愛國民主人士”為任務的民革中央團結委員會。團結委員會作為民革在當時特定的歷史條件下成立的一個特殊機構,發揮了獨特的作用。

1950年6月14日,熊克武作為特邀代表赴北京列席全國政協第一屆第二次會議。熊克武認真聆聽了毛澤東主席的開幕詞和閉幕詞,認真學習了中共中央提請會議討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

6月28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正式任命熊克武為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西南軍政委員會由7人組成,主席是劉伯承,副主席是鄧小平、賀龍、王維舟、熊克武、劉文輝、龍云。

熊克武返回成都做了簡單安排后,于7月赴重慶任職。熊克武在離開成都時,囑咐八弟熊達成將全都房產重新整修后,連同家具和花木一起,上交軍管會。軍代表在接收熊克武的房產時,擬保留北新街住房。熊達成將此事轉告熊克武,熊立即回答說:“在新社會里,我們不應留下私有的尾巴!”同時,熊克武還將他在井研的萬余冊藏書全部函贈井研縣文教部門。

在擔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期間,熊克武同鄧小平、劉伯承、賀龍同志密切合作,對安定西南社會秩序、完成民主改革、恢復和發展生產、鞏固和擴大愛國統一戰線做出了重要貢獻。

1950年11月,熊克武任民革川康臨時工作委員會委員兼召集人,他為整理、建設和發展川康兩省的民革工作不懈地努力著。

熊克武非常關心祖國統一大業,深切懷念在臺灣和海外的老同事、老朋友于右任、張群、黃季陸、蕭毅肅等人,曾多次發表講話、撰寫文章,呼吁他們溝通為促進國家統一大業作出貢獻。

晚年,熊克武以高度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努力寫下多篇回憶文章,為后人留下了豐富、鮮活、寶貴的資料:《辛亥革命宜賓起義的經過》《廣州起義親歷記》《大革命前四川國民黨的內訌及其與南北政府的關系》《訂正余切參加同盟會的時間》《四川護法之役的回憶》《虎門蒙難記》《十年軍政工作回憶錄》等。

熊克武臨終前上書毛澤東同志,信中說“唯有共產黨才能拯斯民于水火、致國家于富強”,并以自己能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為社會主義事業貢獻力量而感到無限欣慰。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
    舟山飞鱼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