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民革人物>>黨員風采
在音樂世界里揮舞“魔法棒”——記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副團長、首席指揮、民革黨員李心草     謝力丹    2019年07月30日11:42

指揮大師卡拉揚曾經說過: “要想成為一名指揮,需要十年工夫;而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指揮,還需要一個十年。”可是,李心草僅用不到一半時間就成為“指揮家”。他12歲開始學習音樂,20歲時就與前中央樂團、上海交響樂團等國內著名樂團有了成功的合作。他是首位進入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執棒的華人指揮家,足跡遍布全球五大洲。

1 “我所有的選擇都是自己決定的”

“我走上音樂這條路是挺偶然的。我父母是專業學音樂的,我從小受的教育是中國傳統書畫教育,書畫、篆刻等。我母親并不打算讓我走職業的音樂道路。后來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我11歲時,偷偷地瞞著家里人報考了云南省藝術學校長笛專業,開始走上音樂道路。12歲開始學習音樂,現在來說是太晚了。很多音樂家以及現在的孩子走上音樂的道路,都是在父母的督促之下,甚至是逼迫、鞭打之下,選擇學習什么樂器都是由父母作主。而我從一開始,一步一步,每一步都是我自己選擇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做的決定。我太熱愛音樂了!學習長笛以后,參加樂隊演奏時,我對指揮產生了狂熱。那一分鐘決定以后自己要當指揮,冥冥當中,指揮是我畢生最熱愛的追求。那時候我才13歲,13歲就決定自己要往這方面發展,我組織四五十名學生組成了一個樂隊,自己擔任起了指揮。”李心草回憶道。

1993年,在全國首屆指揮大賽上,22歲的李心草勇奪冠軍。在僅7天的準備時間中,他背熟了15部音樂總譜,被行家譽為奇跡,并稱之為“指揮神童”。大學畢業后,李心草選擇了中央芭蕾舞團并很快榮升為首席指揮。1996年,李心草前往奧地利國立維也納音樂學院學習指揮。就在李心草在歐洲“奮斗”之時,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在歐洲巡演,著名指揮家陳佐湟先生問他:“愿不愿意回國加入中國國家交響樂團?”一個月后,李心草便回到祖國,成為中國國家交響樂團的駐團指揮。

李心草的辦公室干凈整潔,布置得一絲不茍,就像他對工作的追求一樣。辦公桌上亮著的臺燈照著一本打開的樂譜,樂譜旁邊的一張白紙上密密麻麻寫滿了德語和音符。還有一張紙上是一周安排,從周一到周日,每天排得滿滿當當。辦公室兩邊墻上掛著多幅照片,都是他的恩師以及他與恩師的合影。正如他自己所說,“我學習的道路還是比較順利、幸運的,這一切和這些老師的提攜幫助絕對是分不開的。”

2 “成功的音樂家,天賦占100%,勤奮占100%”

李心草有一句名言:“成功的音樂家,天賦占100%,勤奮占100%。兩個100%才能成就一位成功的音樂家。沒有天賦,怎么學都學不出來,但是有了天賦,不努力,天賦就會被你的懶惰慢慢消去。”

在李心草還是中央音樂學院大四的學生時,他在場上的表現被描述為“像一個老蘇俄指揮,穩如泰山”,著名指揮家李德倫對他的評價是,“我認為他是最好的,中國20年來最好的。天才!李心草屬于天才!”

談到他的指揮風格,他說:“指揮的風格與天生的性格有直接關系,藝如其人,指揮本人的性格愛好、交流方式、日常生活習慣等等,都會帶到藝術表現上。對指揮來說,聽,是診斷,指揮的耳朵好比是醫療儀器,診斷出什么毛病,然后再用技術手段解決問題,這兩方面是相輔相成的。這和醫生看病是一樣的。聽出問題了,停下來,對癥下藥,解決問題,再來一遍,再聽,還有什么問題,再解決問題。音樂家的幕后生活其實是非常煩瑣枯燥的,平時排練反復、枯燥。指揮就是協調,每個指揮的要求不一樣,指揮的排練和演奏家演奏是一樣的,只不過,指揮的樂器是樂隊。”

自1999年至今,李心草率領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在世界各地進行了歷史性的訪問演出。阿姆斯特丹皇家音樂廳,紐約林肯藝術中心,悉尼歌劇院,東京三得利音樂廳等數十所世界頂級音樂場所都留下了他和國交的足跡,所到之處,響應熱烈,頗受好評。各國權威樂評均給予極高評價:“……擁有李心草的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具有壓倒一切的優勢地位……”“他以71年出生的年輕,此次日本巡演所確立的決定性的評價,今后的動向將受到矚目……”

3 “音樂沒有級別”

當談到“對青少年學習音樂,有什么建議”時,李指揮感觸頗深,他說:“我只要有機會,就想借助媒體呼吁,給各位家長建議甚至是忠告。我作為音樂家,最熱愛音樂。音樂是一劑人間良藥,每個人不管遇到什么情況,音樂都會給你心理治療和鼓勵。音樂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事物。我相信世界上不會有任何人討厭音樂甚至痛恨音樂。但是當今社會有一些兒童、青少年甚至是成年人,因為小時候學習音樂的經歷而痛恨音樂。這是特別可悲的事情。我們社會不斷發展,國家不斷富強,但是在藝術教育普及方面存在很大的問題,值得家長、藝術教育機構、考級委員會反思。某些組織為了自身利益,明明看到有些做法不對,也不去阻止。使得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受到傷害,而父母也很無奈。實際上,音樂沒有級別,有人給貝多芬、莫扎特定過級嗎?教育是因人而異的。要讓所有的父母客觀地看待孩子,清楚自己的孩子能成為什么樣的音樂家。我接觸到很多孩子,他們認為音樂不好聽,痛恨音樂。現在的藝術教育,為了某個目的,按照機構設置的層層考核,一步一步往上走,所以必須經過很枯燥的過程。老師也習慣于這種枯燥的教學,而不是培養孩子對音樂的興趣。音樂學院自己不認級別,我們樂團也不看級別,不看學歷,而是看真正的技術水平。”

在今年的兩會上,李心草提出:“高學歷是否應成為舞臺表演專業師資引進的門檻?”這個提案引起了媒體和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李心草認為,就某些藝術類表演專業來說,舞臺和創作的實際經驗更為重要。用文憑作為教師準入門檻的標準把很多具有豐富舞臺經驗的人才攔在了藝術高校門外。

4 “用最通俗的語言普及交響樂”

近年來,為普及高雅音樂,李心草在積極奔走。他經常在全國各省市及眾多大中專院校舉行音樂講座和演出,受到廣大音樂愛好者的追捧。

“交響樂的普及不是一代人甚至幾代人能夠完成的,是持久的事業。”李心草做交響樂的普及活動有自己的一套:“我會用最通俗、最簡單、類似流行音樂的語言來講述交響樂,讓觀眾在輕松之中看懂指揮語言并慢慢接受交響樂。”同時,他還特別注重臺上臺下的互動,經常是臺上、臺下一片歡笑聲。“每次為那些可愛的孩子演出,我都特別興奮。我會用一套‘輕松快樂走進交響樂’的方式來傳播交響樂,觀眾只需要帶著耳朵來現場即可感受交響樂的魅力。”

在中央電視臺《音樂公開課》上,李心草把復雜的交響樂團分為弦樂組、木管組、銅管組三大組,“聽,長笛的聲音像小鳥的叫聲,巴松像老爺爺深沉的聲音……”他用形象的比喻,分別講解各個樂器的音色,并通過各個組演奏特色曲目的方式,為觀眾打開了交響樂的金色大門。

李心草坦言,普及交響樂的工作最有效的途徑是從中小學生的音樂課開始。“也許,我會努力嘗試從政策和體制上去改變目前的狀況。未來,我可能還會編教材,讓交響樂走進課堂,讓那些貧困山區里穿不上鞋子的孩子們都有機會知道貝多芬、莫扎特是誰。這比我們每天排貝多芬、莫扎特的交響樂,僅僅演給一小部分觀眾聽可能更有深遠意義。”

說起民革組織,李心草說:“我和民革有很深的淵源關系。我爺爺是北平和平解放起義人員之一,是傅作義將軍麾下的軍官。祖父、曾祖父與民革領導人都有世交。我叔叔是民革黨員。今后,希望多參加民革組織的參政議政和社會服務活動,為藝術普及,為民革組織和社會多做貢獻。”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
    舟山飞鱼开奖记录